既白

理子,想考高分
手帐/长期换片/全职叶修张佳乐/科林·费斯/张悬/王源/生田斗真/zootopia

我们仨

*略矫情
*有时文风骤然一变
*少女心


1.
学校边上的枫叶已经红了一墙,打远看是瀑布一般倾泻下来的美丽景象。林井特别特别喜欢秋天,就是因为这一墙鲜红的叶。
学校里空气很清新,刚刚下过一场雨,吸入肺中的空气混着一股泥土的清香,又与春雨过后的味道不太一样,是秋天特有的味道。
林井总爱在这样的时候在学校一角的凉亭下窝着,翻翻书或是听一段英语,就她一个人。
这是无比惬意的事,而且会增加她的幸福感。
不过这天林井在凉亭遇到了一个人。
是个男生,没有林井那般细心,不垫张报纸直接就坐在潮湿的长椅上。
他低着头,鼻梁上的眼镜快从他的脸上滑落。鼻子不是那么挺,眼睛不是那么大,皮肤不是那么白,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埋首于书中的男孩。
林井承认自己自私,看到“自己”的地盘被别人侵略,心里有点不舒服。
她踩着落叶一路走向那个男生,发出带着怨念的吱嘎声,男孩却不为所动。
从口袋里掏出报纸,铺在长椅上,就这么一屁股坐到男孩身边,歪着头恶狠狠地盯着他看。
不看不要紧,这么一看,却发现那男生其实很好看。远看很普通,只有近看才能看到他清秀的眉目,因为认真看书抿起的嘴,以及眼瞳里流转的光华。
于是,在这个秋日的下午,林井很荣幸地体验了一次书中常说的一见钟情。

2.
林井的少女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面颊也迅速窜上一抹可疑的红晕。她伸出手来捂住脸,继续歪头看他。
很多年以后,林井笑着和朋友们说,她自己当时真是没出息。
不过她又说,这不就是青春该有的样子吗。
先不说这之后两人的关系如何,可以告诉你的是,每当谈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林井总会感觉像是一群蝴蝶扑啦啦飞过,在她眼前突然的带来了很多很多的色彩。
男生看书很认真,过了不短的时间也没有发现林井。林井有些挫败,有些紧张,期待着他赶快发现自己,又乐得继续观察这张越看越好看的脸。
大概过去了七八分钟,那男生终于转头。一转头就看到林井直勾勾的眼神,吓得不由往身后一闪。
林井见男生一脸的惊恐才发现自己吓到他了,赶快道歉:“对对对对…对不起!!!”
原本要狠狠质问他为何抢了她的地盘,那句并没有什么立场说出来的质问在这七八分钟里于林井心中发酵成了一杯酒。
换句话说,那天与闺蜜林愉聊天时告诉了她这件事,被她评价,林井你也是醉了。

3.
“啊…没事。”男孩听到道歉后呆了一瞬,赶忙给出回复。他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凉亭,不知道它其实是“有主”的,那个“主”还是眼前这位姑娘。所以他再开口时,问了她:“你也是来这休息的吗?”
如果在以前,林井绝对会站起来瞪着他:“你说什么‘也’???这本来就是我的地盘好吧?你莫名其妙过来莫名其妙待了这么久还好意思问我是不是也是来休息的?这本来就是老子的地盘老子不来谁来啊!??”中间或许还会夹杂着两句粗口。
但这次不一样了。
男生的问句一出口,林井第一个感觉是,他的声音真好听啊。
第一个反应是娇羞地低下头,用好像是动物被踩到尾巴时的声音小声挤出了一句“是”。
男生并没注意林井的异常,反而是露出笑容,说:“你好呀,我今天才找到这么好的地方,空气也好景色也好,你也是今天才发现的吗?那咱俩还真是有缘啊!”
如果在以前,林井绝对会站起来瞪着他:“这地方我老早就发现了,所以它是我的地盘,你随随便便就进来,还有脸问我是不是才找到?”
但这次不一样了。
林井除了感觉他的声音更好听了之外,还觉得他说的话特别有道理。
真是有缘啊。
对啊!真是有缘啊!
林井一边如小鸡啄米般点头,一边小心翼翼地用她几乎没用过的温柔语调问他:“请问你的名字是?”
男生作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拍了一下脑门,说:“抱歉抱歉,说了这么多,却忘了自我介绍。”
林井回忆起来笑着说,他那时也没说过几句话啊,怎么就会说“说了这么多”?一定是因为当时就对她有意思所以非常慌乱。一定是的哈哈哈!
从她将来的这个想法看来,林井绝对无愧于她的名字,横竖都是二。

4.
“我叫程御白,高一五班。你呢?”
“啊啊我是林井,高一六班。”
“那你们班就在我们班隔壁呢,好巧啊!”
“对啊真是太有缘分了!!”
“要不留个qq号?”
当程御白说出这句话时,林井又感觉一群蝴蝶扑啦啦飞过。
“好!!!”
于是就互相留了qq号,又聊了两句,发现快要上课了,就一起往教学楼的方向走。路上,两人聊了聊自己的兴趣,惊讶的发现对方也喜欢看书,最后围绕一本书聊得火热。
林井和程御白都聊得很开心,约好了到qq上继续聊就各自回了班级。
上课的时候,林井实在是掩饰不住的开心,捅了捅身旁的闺蜜,在小纸条上写了一串哈哈哈哈传给了她。
林愉头都没低,提笔甩了句“吃药”回去,过了一会用眼睛余光瞥了下林井,发现她还在傻笑。
“大爷您笑啥呢。”林愉写道。
“哈哈哈小妞,告诉你,大爷今天特开心。”
“没吃药感觉自己萌萌哒?”
“滚你丫的,不是。老子今天有艳遇。”
“卧槽你这种人都有艳遇啊。”
“不相信爷的魅力还是怎么的,追爷的人千千万。”
“不就一个小白脸吗高兴什么劲。”
“哎呀不是他,爷貌美如花怎么是他高攀得起的。是帅哥!帅哥!!”
“你自称爷,然后和帅哥有艳遇,这气氛也是怪怪的。”
“老子不歧视同性恋。”
“行了别贫了,快说是谁。”
“五班程御白。”

-回忆

5.
林愉和林井从小就认识,出生的医院是一样的,幼儿园时学写拼音用的本是一样的,小学时爱吃的零食是一样的,初中林井还搬了家,和林愉成了邻居。林井在林愉家吃过饭睡过觉,林愉也在林井家的地板上肆无忌惮地撒欢打滚过。
程御白是在初中和林井林愉认识的,他是她俩共同的同桌。林井她们初中班级座位分配很奇怪,是两人、三人、三人、两人这样的座位,而程御白被夹在了两个人中间。
理所当然的,三个人迅速混熟,原本文静爱看书的程御白也在两个疯疯癫癫的小姑娘的带领下开始上蹿下跳。
那是国庆,三人听从老师的命令来到学校。林愉是班里的宣传委员,来学校办板报,而程御白写得一手好字,自然和林愉一起负责板报任务。至于除了反射弧没什么特长的林井,则负责分发新发下来的练习册。
林井干活麻利,很快分完了练习册就坐在桌子上,晃着腿看另两人在教室后的黑板前忙碌。
爱提建议的林井,总免不了被两人抹了一脸的粉笔灰。
板报办到下午终于结束,林愉和程御白洗手,林井洗脸。在洗手台前,三个人抖着手溅了一身的水珠,笑得龇牙咧嘴,一点也顾不上形象。
踏着正午的烈日而来,踩着夕阳的余晖而去,程御白先送两个女生回家,再自己回家。
三个人聊着天笑闹着穿过路口的小马路。
然后一辆车撞向了他们。

6.
据林愉事后回忆,当时程御白一把将她往前推,她就跌跌撞撞磕到了路沿上。
听到刺耳的刹车声,她不敢回头,只是跪在路边。
如果只有她活着,那就自杀。
脑子里窜出这个想法,她急急转身,将正要迈入车门逃之夭夭的肇事车主一把拉住,冲围观的人喊得声嘶力竭:
“抓住他!!救救他们!!!!”
救护车很快来了。林井和程御白并没有流血,只是似乎头撞到了一起,都失去了意识。林愉帮着护士把人抬上救护车,坐在救护车里,扯了一段纱布在磨破的膝盖上缠了几圈。
蹲在车角的面色苍白的肇事司机正抱着头。
她拉拉大夫的白大褂,问:“怎么样?”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她几乎快从椅子上滑下来。

7.
林井和程御白在同一个病房,他们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
在林愉担心他们会不会醒不过来时,林井终于睁开了眼。
林井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林愉在向房间的花瓶里插花,是两朵百合。屋里全是百合清甜的味道。
林井很小声地喊了下林愉,林愉立刻回头,扑到她的床边:“二二你终于醒了!”然后抬头看着林井,笑得眉眼弯弯。
林井也笑了,但是看到旁边闭着眼的程御白,又微微皱眉:“他还没醒?”
“还没有…”林愉也看了看程御白,“不过既然你都醒了,他大概也快了吧!”说着又笑起来。
林井拍拍床让林愉坐下,让她讲讲当时的情况。
当林愉说到程御白推了她一把时,林井心里有点不悦。明明伸出左手就能推自己,为什么却保护了林愉?
林井承认自己自私,但心里却总是不舒服。看着林愉的笑脸,再看面色苍白的程御白,林井眼前突然一黑。
“二二!!”
林井说,这是她再次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
林井又陷入昏迷。
已经四天了。
在这期间,程御白醒来了,看到林愉后对她淡淡一笑。
但是当他看到林愉在为林井换被子时,感到有些奇怪:“林愉…你认识她吗?”
林愉顿时呆住了。
总觉得不会昏迷了几天就好,果然出了问题。
林愉感到有冷汗流下来:“她是二二…是林井呀。你不认识她?”
程御白摇头。
林愉跌坐在地板上。
她将这件事告诉了医生,医生提出了住院观察和回家休养两种处理办法,程御白的父母选择了后者,将他带回了家。
于是病房里剩下林愉和昏迷的林井两人。
又过了两天,林井也醒了。
林愉特别想哭,因为林井连她都不记得了。
好好的三个人,车祸以后也都好好的活下来了,怎么这样啊。林愉觉得上天特别特别不公平,一定是嫉妒他们三个的关系,所以才特意要来插一脚。
后来林愉才明白,当时她真是太单纯了,单纯得有些蠢。

8.
林井醒来后就没见过程御白,所以对她来说压根就不知道还有程御白这个人。
林愉考虑了很久,既然林井和程御白彼此都忘记了,到底有没有必要再让他们认识?
林愉喜欢他们两个,喜欢车祸前三人聊天的轻松氛围,喜欢在他们面前无所顾忌。
所以她总是在林井面前提起程御白,林井总会轻轻皱眉,然后第二天又想不起程御白是谁。
像是被下了咒。
病房里只有林井和林愉,所以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林愉从林井眼中的陌生人成功变回了原先的闺蜜。
林愉想着,就这样吧。
林愉回到学校,发现常常见不到程御白。他好像又变成了认识她们之前的样子,温文尔雅,常捧着一本书,窝在座位上读。有时见了林愉还会打声招呼,但林愉因为林井总会忘记她所介绍的程御白而感到烦躁,所以渐渐开始躲着他,与林井在一起时几乎不与他相见。
日子就这么过,林井回了学校没两天就开始活蹦乱跳,变回了以前的样子,林愉看了也是高兴,索性就当那场车祸没发生过,和程御白几乎断了联系。

-三年后

9.
林井和程御白在一起了三年,林井终于能记住程御白,能记住不是林愉介绍的程御白,而是她的男朋友程御白。
三年给了林愉长大的时间,她突然就明白了林井和程御白的失忆是为什么。
车祸前,那些因为三人的“兄弟情谊”而不被重视的林井对程御白小心翼翼的示好,在长大后的林愉眼里都看得清晰。林井拙劣的掩饰,骗过了当年的自己,或许还骗过了程御白。而林井这样在乎着的程御白,却在车祸来临的一刹那抬起右手救了自己。
而程御白当时大概没想那么多,只是想救下自己的一个朋友。
或许他还想过,如果救了林井,被撞得最惨的会是他自己。不过当时的程御白是否有这么多心计,那电光火石之间是否留给程御白一些思考的时间,林愉不得而知。

以前的事儿,还想那么多干嘛呢。

-END-

评论

热度(1)